母亲患病临近死亡,儿子为了给母亲治病,只能入赘做上门女婿

  

母亲患病临近死亡,儿子为了给母亲治病,只能入赘做上门女婿

 

  “你妈胃肿瘤恶变,再不交出十万动手术,只能活一个月了。”

  走廊里医生的声音很平淡,但落在叶凡耳朵里却像针一样扎心。

  尽管早有心理准备,但到了这一刻,泪水还是忍不住涌了出来。

  叶凡快崩溃了,因为昂贵的费用,自己根本拿不出来!

  养父叶无九一年前跑船失踪,养母沈碧琴胃肿瘤晕倒住院,刚毕业的叶凡成了家里顶梁柱。

  这一年,为了给养母治病,叶凡不仅用尽了家里积蓄,贷尽了所有网贷,还去唐家冲喜做上门女婿。

  他在唐家做牛做马,尊严丧尽,才换来五十万。

  但这笔钱,在医院转眼用尽。

  叶凡现在全身就剩下一部手机和十块钱了。

  “还要十万,还要十万……”

  想到医生说的数字,叶凡就感觉到深深绝望,山穷水尽的他,去哪里凑这十万啊。

  可他又不可能眼睁睁看着母亲死去。

  “不行,我一定要借到十万。”

  叶凡擦擦眼泪,咬牙站了起来:“我绝不能让母亲有事。”

  他决定豁出尊严去借钱。

  叶凡来到第一家,敲响了大伯家。

  伯母板着脸开门。

  叶凡绝望地乞求伯母恩赐:“伯母,我妈需要钱手术……”

  “还来要钱?还来要钱?给了你们两百块还不够啊?”

  “滚,滚,滚,别来这里,我们没你们这样贪财的亲戚……”

  伯母一边说一边把叶凡推出去,然后砰一声关闭防盗门。

  听到这些尖酸刻薄的话,叶凡气的浑身发抖,一拳砸在墙上。

  他知道人情冷漠,可没想到,抢走父亲祖屋的大伯他们,却不肯拿出十分之一帮忙。

  叶凡没有法子,只能厚着脸皮找其他亲戚借钱,但都吃了闭门羹。

  他们还警告叶凡不要再骚扰,不然马上报警抓他。

  接着,房东也打来电话,一个星期内再不交房租,他就把沈碧琴的房间清掉。

  网贷公司更是进行了夺命狂呼。

  叶凡硬着头皮打给了在马尔代夫旅游的唐若雪。

  唐若雪听到他张口要钱,就极其厌烦地挂掉电话。

  山穷水尽。

  在街头吹了半天冷风,叶凡擦干眼泪,来到了零度酒吧。

  这是他前女友袁静开的,不,是他曾经的室友黄东强,借了五百万给袁静实现梦想的。

  当然,也因为这五百万,袁静离开了叶凡,投入黄东强的怀抱。

  有高冷校花的噱头,这里生意非常火爆,成了中海不少富二代的聚集地。

  叶凡也就成了笑资。

  叶凡来这里虽然感觉耻辱,可想到母亲的手术费,他又只能走进零度酒吧。

  他也相信,袁静会看在昔日情分借这十万。

  酒吧有人弹着吉它,唱着歌,气氛很热闹,很高贵。

  这里的香水味都让叶凡自卑。

  叶凡走进大厅,全场瞬间安静了下来。

  十几个华衣男女望了过来。

  叶凡也望向了黄东强和袁静。

  他从黄东强眼里看到了意气风发,看到了浓浓不屑,唯独没有看到一丝愧疚的情绪。

  袁静身穿低胸背心,露出一片洁白小腹,下半身则是一件短的不能再短的热裤。

TAG标签: 母亲患病临近死亡 儿子为了给母亲治病 只能入赘做上门女婿

免责声明: 本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客服QQ:1044453031),我们会及时删除。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