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产总监离职​、国产版深陷“减配门”……首个破百万辆的电动车

3月10日,埃隆马斯克通过twitter宣布了特斯拉的第一百万辆新车正式下线。这意味着,特斯拉成为首个销量破百万辆的电动车品牌。然而,马斯克最近似乎高兴不起来。继工业和信息化部(下称“工信部”)针对特斯拉Model 3车型部分车辆违规装配HW2.5组件问题约谈了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后,3月11日,据外媒报道,特斯拉生产总监贾廷德·狄隆(Jatinder Dhillon)也已离职。有业内人士认为,这些事件发生的节点,疑点重重。

​生产总监离职​、国产版深陷“减配门”……首个破百万辆的电动车

疑点一:为何弃成本低20%的芯片不用?

3月2日,有部分特斯拉车主发现自己的国产Model 3使用了HW2.5芯片,而非环保信息随车清单上注明的HW3.0芯片。

而HW2.5与HW3.0自动驾驶芯片的区别在于,HW3.0成本较HW2.5低20%,但其计算能力是HW2.5的21倍。特斯拉官方甚至称HW3.0是“史上最佳自动驾驶芯片”。

3月5日,特斯拉CEO马斯克在推特上回应“减配门”称:“那些投诉的车主其实并没有订购FSD。或许他们不知道,如果在车辆交付后又订购了FSD,车载计算机也是可以免费升级的。”

3月7日,特斯拉在官网上表示,所有搭载 “自动辅助驾驶电脑”2.0或2.5版硬件且已购买“完全自动驾驶能力”软件的车辆,均可免费升级硬件为“完全自动驾驶电脑”3.0版。

但这样的回应和处理方式,仍然未能平复消费者的不满。随着事件的发酵,工信部终于在10日发布了约谈公告,并责令其整改。

据公开信息显示,FSD的递延收入已经高达5亿美元。按照6000美元的售价计算,已选装FSD功能的车辆约合10万辆左右。诚如马斯克所说,未选配FSD功能的车辆有可能使用的是HW2.5,这对于去年交付量达36.75万辆的特斯拉来说将是一个不小的数字。

业内人士看来,既然HW3.0成本较HW2.5低20%,且计算能力更强,可以给用户更好的体验。特斯拉却弃而不用,能够说得通的只可能是HW3.0生产进度不及预期,为不影响交付而先采用2.5进行替代。

这一说法也得到特斯拉官方微博的印证,此前,特斯拉官方微博称,国产Model 3使用HW2.5是由于复工后供应链问题;目前已提车的国产车车主,只要是HW2.5的用户,都可以预约更换为HW3.0。

疑点二:扩产在即却被迫临阵“换帅”

熬过了2017年7月宣布量产不及预期、资金链险遭断裂的至暗时刻,3月10日,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在Twitter上宣布,特斯拉第100万辆电动车正式下线。这意味着特斯拉成为首个实现这一里程碑的电动汽车制造商。同时,特斯拉仍在不断扩充其产能。3月11日早间,马斯克在Twitter上表示,计划在美国建设两家工厂,分别生产Cybertruck电动皮卡和Model Y SUV。此前,特斯拉表示,有望在今年实现50万辆的交付目标。

然而,就在此时,北京时间3月11日,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CNBC)报道,两位知情人士透露,特斯拉生产总监贾廷德·狄隆(Jatinder Dhillon)已于近日离职,两位知情人士曾与狄隆一起在特斯拉加州弗里蒙特工厂共事。

狄隆的LinkedIn(领英)页面显示,他在特斯拉已经工作了7年时间,离职前的工作是在弗里蒙特工厂内负责Model 3车型生产。

目前,特斯拉弗里蒙特工厂生产Model 3、Model Y、Model S和Model X等4款车型。负责Model 3车型生产的贾廷德·狄隆可谓是“功不可没”。在Model 3开始量产之后的一年时间里,遭遇了产能瓶颈,5000辆的周产量目标两度推迟,在2018年的6月份才压哨实现,是贾廷德·狄隆的带领下,Model 3的产能才出现明显提升,并于去年年底将Model 3的产能提升至最高水平。

对于为何离职?狄隆尚未透露自己离职的原因,特斯拉也没有作出回应。

不过,业内人士称,狄隆离职的原因有很大可能是由于电动车市场问题——2019年底和2020年初的时候,特斯拉股价冲上历史最高点,但是本周其股价有所回落,股价下跌原因是新冠病毒导致供应链断供,以及原油价格大战。

业内人士认为,狄隆选择在此时离职,不免让人对电动车的未来画上一个疑问号。

​生产总监离职​、国产版深陷“减配门”……首个破百万辆的电动车

特斯拉“麻烦”不断 未来依然成谜?

事实上,堪称激进的特斯拉一直“麻烦”不断。

在高层团队中,除了狄隆,其顶级高管、曾负责超级工厂建设的凯文·卡斯科特已于2020年2月离职。时间推到更早,2017年9月,为特斯拉效力了11年的Kurt Kelty选择离开,而首席工程师Doug Field,前任首席信息官(CIO) Gary Clark、前任首席财务官Eric Branderiz也于2018年3月相继离职,特斯拉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技术官JB Straubel于去年7月正式离职,他的名字与特斯拉众多电池,安全,架构,监控和电源管理有关的专利密切相关……据不完全统计,从2016年以来,已经有不下十几位高管离职,他们横跨销售、Autopilot项目、政府公共关系、财务等各个职能部门。

与此同时,时至今日,特斯拉也未能扭亏。特斯拉每年都亏损上亿美元。2019年整体营收245.78亿美元,净亏损8.62亿美元;2018年营收214.6亿美元,净亏损9.76亿美元。甚至一直不想融资的特斯拉去年宣布融资27亿美元。

以做空安然闻名的基金经理查诺斯曾表示,特斯拉具备所有做空的要素,今年继续加码做空特斯拉。他认为,特斯拉是一家赔数十亿美元的企业,不仅债台高筑,所有高级主管都跑光了,还有一个与现实脱节的CEO。

特斯拉此前一直受困于产能和供应链的制约。作为电动车的核心部件,特斯拉的动力电池曾一度被松下垄断。有机构测算,特斯拉50%或以上的利润被松下瓜分。业内人士认为,这或许是特斯拉2019年牵手LG、2020年牵手宁德时代的原因。

此前一路上涨的特斯拉遭遇“黑色星期一”,在此次油价闪崩引发的股市风暴中受到重创,大跌超13%。

此外,有法律界人士表示,若最终特斯拉隐瞒实际芯片信息的行为被消费者协会、法院或市场监管部门认定构成欺诈,消费者则有权起诉至法院要求撤销购车合同并主张“退一赔三”。特斯拉2月份在中国市场交付量3958辆,占全国电动汽车总体销量30%左右。这将是一笔巨额赔偿。

上游新闻·重庆商报记者 严薇



TAG标签: 特斯 离职 狄隆

免责声明: 本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客服QQ:1044453031),我们会及时删除。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