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回应​暴力裁员事件​

25日,针对暴力裁员一事,网易公司回应称,确实存在简单粗暴、不近人情等诸多行为,向相关前同事及家人道歉。网易表示,接下来,将继续尝试和他进行积极有效的沟通,推进事件妥善处理,也愿意为这位前同事提供一切可行的援助。

​网易​回应​暴力裁员事件​

以下为网易声明全文:

网易公司发布的说明

关于近日有网易前同事发布文章,反映其离职前的遭遇一事,网易公司说明如下:

一、今年3月底,这位前同事的主管因绩效原因向其提出解除劳动合同,文章展示的“业绩排名”,实际为工作量排名,不完全反映工作质量。经复核,其绩效确不合格。此时,该主管并没有充分尽责地了解其患病情况。

在他申请的3个月病假期间,公司按时发放了病假工资,并在今年9月19日,一次性给予其“N+1”的补偿,但反思我们的沟通和处理过程,相关人员确实存在简单粗暴、不近人情等等诸多不妥行为。

对此,我们向这位前同事和他的家人,以及因此受到影响的同事和公众致歉——对不起,我们做错了。

二、在同事的身体健康面前,网易始终认为,无论能力素质如何、业绩贡献多少,我们帮助同事渡过难关的态度是一贯的。我们为每一位员工在“五险一金”外,购买了额外的商业保险,也减轻了这位前同事在职期间的治疗费用负担。

遗憾的是,这位前同事谢绝了我们在9月主动提出“N+1”外的特殊关怀方案:在“N+1”补偿的基础上,我们将在其离职后的12个月内,继续额外每月无条件提供等同于其月基本工资的关怀金。接下来,我们将继续尝试和他进行积极有效的沟通,推进事件妥善处理,也愿意为这位前同事提供一切可行的援助。

三、人才是网易发展的基石,同事的健康、成长、发展,是网易最大的KPI。这次事件是对我们的一次警醒,网易将重新审视自己,除了进一步优化内部人才发展机制、改善员工关怀体系外,还将建立对离职员工的沟通及关怀平台,关注昔日战友的成长,分享公司发展的点滴。

网易公司

2019年11月25日

今日午间,网易又发布一封面向内部员工的内部说明,对事件的时间线进行了梳理。

网易在内部说明中表示,此事件处理过程长达8个月,涉及员工本人、员工父母、员工主管、HR 、劳动仲裁等多方交涉,及法律、法规和公司管理章程等的交错,又夹杂诸多沟通中的谅解误解、妥协坚持、好心错事。

目前,当事人已提起劳动仲裁,要求网易支付61万余元赔偿,本案将于12月11日于杭州劳仲委开庭。

以下为网易内部说明全文:

网易公司发布的内部说明

近曰关于网易游戏前员工发文反映的离职遭遇一事,引发巨大讨论。此事至此,已非简单的网易与某个员工的纠纷。因此我们成立了专项事件调查小组,力图将事件复原,以给当事人、社会各界以及网易员工一个交代。以下为事情的基本梳理:

(一)2019年3月底。网易游戏天下事业部在进行2018年下半年绩效沟通时,告知员工J此

次绩效其考核结果为D,其18年上半年绩效为C。根据此结果,其主管和HR确认其工作能力已不能胜任当前工作,遂作出将与之解除劳动合同的决定。并提出可给予其1个月时间作为缓冲期。注:根据网易缋效评估制度,员工缋效为C及以下时,需做绩效改进;连续两次,可做辞退处理;员工有权针对绩效考核结果发起申诉。

(二)4月10日一4月23曰。HR先后与J进行了四轮沟通,沟通内容为解除与其劳动合同的相关事宜和补偿方案,双方未达成一致。

(三)4月22曰。J以邮件方式就其2018年下半年绩效结果发起申诉。

(四)绩效发展组收到申诉后,在约定时间里,邀请J、其主管及相关HR展开三方会谈,就其

工作量和工作质量等问题进行了沟通。其主管认为,J在工作量和工作质量等方面存在问题。同时在2018年期间,其参与的任务中,有3个在工作质量和设计能力存在明显缺陷。网易游戏绩效发展组根据以上事实认为,J在2018下半年绩效考核期间,整体表现未能达到部门考核要求。此次复核经过HR部门的进一步审核后,于5月13曰14时16分,通过邮件方式告知J,对其2018下半年的绩效维持原评定结果:D(不及格)的判定。

(五)5月13曰20时56分。HR通过电子邮件的方式向J发送了解除劳动合同的协议文件。

(六)5月15曰。J通过公司OA系统,补交了自5月13日至6月13日的病假申请。这是公司首次知晓其患病具体情况。同时通过其在系统中提交的材料得知,其于5月13曰15时在浙江大学附属第二医院住院治疗。

(七)五月中旬,在J住院期间。HR通过电话与J沟通,询问病情和邮寄解除合同的地址。期间网易HR表现失礼失态,双方未达成有效沟通。

(八)其后直至8月18曰。J—直通过公司OA提交其病假申请,所有申请其主管与HR均予以批准。HR多次尝试与之联系和沟通,未果。

(九)8月18日22时左右。J通过邮件方式,向网易数名高管提起期望留在网易的诉求。

(十)8月19日。J结束病假返回公司,网易HR与其做当面沟通。主要沟通内容为了解其详细病情和诉求。J提出了希望公司不要开除他的诉求。

(十一)之后的时间里,J在公司内已无实际工作内容。公司建议团队员工关注其身体及心理状况,以防意外。此举并非(也无必要和实际意义)所谓的监视。

(十二)9月3曰。公司HR为其作出赔偿及关怀方案:在N+1补偿方案的基础上,公司将在其离职后,继续额外每月无条件提供等同于其月基本工资的关怀金,直到一年后原劳动合同到期;并与其约定回复时间为9月6曰。

(十三)9月6日11时。J再次通过OA系统提交病假申请,其主管予以批准,但在约定时间,并未获得其关于赔偿方案的答复。

(十四)9月9日。HR与J进行了新一轮的当面沟通。J表示不接受赔偿方案。HR宣布启动与其单方面解除劳动合同的决定,并当面递交单方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在劝说J自行整理相关个人物品被拒后,公司保安开始回收其电脑等公司财产。其间双方未发生冲突,也未有肢体接触等情况的发生。当天中午,J由其父母陪同离开公司。

(十五)9月10曰。因单方解除与J的劳动合同关系,HR申请了N+1赔偿的请款。

(十六)9月17日。J向浙江杭州劳动仲裁委提起劳动仲裁(案号为浙杭劳人仲案(2019)445号),请求共计24万元的经济补偿金。

(十七)9月19日。网易向J银行账户一次性支付了N+1的赔偿。

(十八)10月22日。J撤销案号为浙杭劳人仲案(2019)445号的劳动仲裁申请。

(十九)10月29曰。J要求网易游戏为其提供离职证明。网易游戏于10月30曰14时,当面为其提交离职证明。

(二十)11月1日。J父亲至网易游戏,为其申请失业金补助公章。网易游戏于11月6日14时,将加盖公司公章的失业金申请单当面交绐J。

(二十一)11月13曰。J重提仲裁申请,并将仲裁请求并更为要求公司支付其616929.39元的赔偿,本案将于12月11日于杭州劳仲委开庭。

(二十二)11月14曰。J向网易索要工资单。网易公司随后为之提供工资单。

以上,为这个事件的基本情况。针对该人员的病情,我们十分关心,根据后期其提供的病历资料,HR多次主动向其了解病情进展,希望提供治疗方面的帮助,同时在不透露员工信息的情况下,针对该病情的治疗方案,积极向医疗专家咨询,了解到根据目前的医疗水平,病情可以通过药物控制,需要患者积极配合治疗,我们也非常希望尽全力为其提供治疗方面的帮助和支持。

必须说明的是,此事件处理过程长达8个月,涉及员工本人、员工父母、员工主管、HR、劳动仲裁等多方交涉,及法律、法规和公司管理章程等的交错,又夹杂诸多沟通中的谅解误解、妥协坚持、好心错事……错综复杂。特别是在事已至此的关注度下,任何细微的私心和瑕疵都将被放大展示,因此我们的叙述,尽可能地放弃情绪和立场,以供大家自行审阅。网易一直都尊重每一位员工的付出和奉献,并且严格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履行企业职责。接下来,我们将继续尝试和当事人进行积极有效的沟通,推进事件妥善处理。



TAG标签: 公司 员工 网易

免责声明: 本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客服QQ:1044453031),我们会及时删除。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