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条连接安亭、花桥、白鹤三地的路,能否借长三角一体化东风“打

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the video tag.

上海市民辛先生家住青浦区白鹤镇时代名邸小区,上班在嘉定城区。由于地理位置特殊,他的上下班通勤之路,必须穿越沪苏交界处的白鹤、花桥、安亭三镇。其中,白鹤、安亭属于上海,花桥属于江苏昆山。用辛先生的话来说,他的脚步,也从某个侧面印证着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脚步。

不过,辛先生的穿越之路并不顺畅。从地图上看,他出门口后,先得向南兜个圈,随后又向北绕了个大圈,之后才能一路向东。这两个圈绕得远不说,辛先生称,早晚高峰还特别堵。可有更方便的捷径?其实是有的,但前提是得将安亭境内的博园路、花桥境内的新东路、白鹤境内的白虬江路 3 段路打通。

 ​这条连接安亭、花桥、白鹤三地的路,能否借长三角一体化东风“打
△安亭境内的博园路、花桥境内的新东路、白鹤境内的白虬江路 3 段路位置示意图。

为了这 3 段路的贯通,时代名邸的居民们呼吁已久。出行方便是一方面,在长三角一体化的大趋势下,白鹤、安亭、花桥 3 镇亦在推行城镇圈一体化发展。那么,打通这 3 段路,难点究竟在哪?

东有路障阻隔,西有厂房横亘

从地理位置来看,博园路在东、新东路在中间、白虬江路在西侧,均为东西走向,即江苏花桥区域在中间,东西两侧为上海的安亭和白鹤。这 3 段路目前处于怎样的情况?11 月 29 日,记者前往沪苏交界处实地探访,发现 3 条路实际都是 " 连通 " 的。

东侧,花桥与安亭以河道 " 顾浦 " 为界,顾浦上,一条长约三四十米、宽十余米的 " 车城桥 " 联通了两侧的新东路和博园路。解放日报 · 上观新闻记者在现场看到,车城桥的两端桥头处,均竖起了间隔 1 米的铁桩路障。西侧桥头处,除了根根路障外,还额外横着一根几乎与桥面等宽的铁杆子,再加上一个禁止机动车通行的圆形标志。原本连通的新东路和博园路,就此隔断。阻隔之下,花桥方向过来不少挂着 " 沪 C" 车牌的车辆,只能在近西端桥头处改道向北,从兆丰路一路走至曹安公路,才能再向东进入上海,这正是辛先生所说的 " 向北绕个大圈 "。不过,路障间留有了够非机动车和人行通行的宽度,记者赶到现场时正值近中午时分,桥上不少骑着电瓶车的送餐员和推着小车、拎着菜的居民来来往往。

 ​这条连接安亭、花桥、白鹤三地的路,能否借长三角一体化东风“打
△车城桥上安亭侧的路障。

 ​这条连接安亭、花桥、白鹤三地的路,能否借长三角一体化东风“打
△车城桥上花桥侧的路障。

记者在车城桥的两侧各走了一小段。博园路上,两侧均是新建小区,沿街商铺正在招商,一派欣欣向荣;新东路上,路面宽阔,看得出刚修缮不久。部分路段旁边的空地上覆盖着平整的绿地,看得出精心养护的痕迹。南北向的京沪高速架设于新东路上方,高架的桥下空间被贴有 " 花桥国际商务城 " 广告牌的绿墙包裹,似乎正处于开发阶段。但与两侧的井然有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车城桥桥面水泥多处破损缺失,生活垃圾零星散落,桥面两端还各有一小段坑洼不平的土路,很不好走。路障隔起来的 " 车城桥 ",似乎闲置了有些时日。

和东侧不一样,西侧新东路与白虬江路之间并无隔断:向西走完约 1 公里长的新东路后,横在记者面前的是南北向的 " 外青松公路 "。而沿着外青松公路向北走一小段,再向西南折返走一段路,才能抵达位于白鹤镇境内的白虬江路。而之所以要折腾这么一段,是因为花桥、白鹤交界处有一处厂房。辛先生告诉记者,若要实现白虬江路与新东路的直接连通,唯有将厂房迁走。

厂房一时搬不了,那路障呢

由于西侧白虬江路沿线居住了大量上海居民,向东穿过花桥前往上海的上下班通勤是大部分居民的出行方向。记者在现场观察,新东路上,来来往往的也大多为沪牌车辆。3 段路目前的各不相通,确实不方便,绕行也加剧了早晚高峰外青松公路和曹安公路的拥堵。厂房是客观条件所限,搬迁或许有待于整个地区的规划发展,难度略大。那么,东侧车城桥上人为设置的路障能拔除吗?

这得从车城桥上设置路障的起因说起。由于车城桥地处上海境内,辛先生认为路障应该为上海所设。今年 10 月,辛先生致电上海 12345 市民服务热线,呼吁撤除路障,恢复新东路和博园路的互通。记者在 12345 看到," 嘉定区国际汽车城公司 " 随后答复他,设置路障是因为车城桥已属于危桥,不具备通车的条件。而之所以由国际汽车城公司来答复,查询得知,车城桥和东侧博园路区域属于规划中的 " 上海国际汽车城 " 区域。记者进一步从国际汽车城公司了解得知,车城桥原是吕浦村农用机耕桥,建造于 2000 年前。2010 年吕浦村动迁后,该桥一直处于无人看管、失修状态。2016 年,花桥根据桥梁破损情况,率先于花桥侧安装了路障,禁止机动车通行。安亭侧路障也于同期设置。

 ​这条连接安亭、花桥、白鹤三地的路,能否借长三角一体化东风“打
△图为车城桥。

安全考虑是一方面。新东路上设有东西岗亭,记者走入岗亭内,向几位值守的保安打听路障一事。保安确认西侧路障为花桥所设,但设立路障的原因,却另有说法。据保安称,以前没拦的时候,新东路沿线经常会有上海方向的车辆过来偷倒建筑垃圾、装修垃圾,尤其是高速桥下区域成为 " 重灾区 "。加之新东路当时违建众多,致使环境异常脏乱," 拦起来更多是出于管理上的考虑 "。在 " 昆山网络议事厅 " 网站上,记者也看到了类似的说法,在回答一位昆山市民的疑问时," 花桥经济开发区 " 称道路封闭是 " 环境整治要求 "。

 ​这条连接安亭、花桥、白鹤三地的路,能否借长三角一体化东风“打
△ " 昆山网络议事厅 " 网站上,花桥经济开发区解释了车城桥花桥侧设立路障的原因。

至于车城桥上海端设立的路障,居民们认为,一方面是上海配合花桥方的环境整治,另一方面也有将进沪车辆引流至有检查站的曹安公路方便管理的考虑。

管理有序和通行方便能否兼顾?

12 月 1 日,中央印发《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发布了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国家规划。规划中,对于 " 一体化的综合交通体系 ",有着 " 形成便捷通达的公路网络 "" 提升主要城市之间的通行效率 "" 滚动实施打通省际待贯通路段专项行动,提升省际公路通达水平 " 等要求。

在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推进中,打通省界 " 断头公路 ",一直是提升交通能级的重要内容。博园路和新东路都不算是主干道,或许不足以影响全局。打通大路固然重要,但反过来说,这些支小马路是老百姓出行依赖的基础设施,也是对拥堵的主干道的有益补充。能否连通,是老百姓对一体化看得见、摸得着的直观感受。同时,类似的省界 " 断头路 " 在长三角不在少数,一些区域已先行 " 跨 " 出一步打通障碍:今年 10 月 14 日,横亘在金山塔岗村与平湖杉青港村的两个路桩被连根拔起,恢复车辆通行。而据统计,这一年,仅上海与浙江平湖、嘉善之间的路桩已拆除 20 余处。自此,金山与平湖两地边界再无 " 水泥墩子 " 挡路。

 ​这条连接安亭、花桥、白鹤三地的路,能否借长三角一体化东风“打
△由于车城桥上路障的阻隔,花桥方向过来的车辆只能在西端桥头处改道向北,从兆丰路一路走至曹安公路,才能再向东进入上海。

另一方面,自 2018 年下半年起,花桥镇对新东路沿线开展了声势浩大的拆违行动,拆除违法建筑 7.91 万平方米,一改新东路脏乱差的旧貌。整治后,花桥镇加强了对新东路的管理,东西岗亭内 24 小时有人执勤。对于花桥镇来说," 环境整治要求 " 这一当初设障的初衷已不复存在。车城桥上的路障能否撤离、是否要撤离,一是有待于安亭镇评估确认桥体的安全性,二是更需要安亭和花桥对交界区域的交通规划作整体考虑,如何在交界区域管理有序和通行能力提升上进行兼顾。

 ​这条连接安亭、花桥、白鹤三地的路,能否借长三角一体化东风“打
△整饬一新的新东路。

记者就新东路和博园路的打通问题也采访了国际汽车城公司,对方向记者表示,将视对车城桥的评估结果来决定是否恢复机动车的通行。另一方面,就白虬江路和新东路之间的厂房能否搬迁以实现两条路的连通,记者也采访了青浦区白鹤镇。据白鹤镇称,该问题目前已委托由白鹤、花桥、安亭三镇共同成立的长三角办公室来进行调研并协商方案。

栏目主编:毛锦伟 本文作者:毛锦伟 文字编辑:毛锦伟



TAG标签: 路障 花桥 车城

免责声明: 本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客服QQ:1044453031),我们会及时删除。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